ca88.com亚洲城-明星资讯网_世纪新能源网

ca88.com亚洲城

2017年08月08日 19:01 来源:剧情之家

寝室里面有人谈恋爱,太烦了。

“不用了。”沈慕川摆手拒绝。

——真不想上课的话,逃课出来校门口,敢不敢?

那句话怎么说来着,对象闹别扭,多半是欠cao!cao一顿就好了,要是一顿不行,那就两顿!

“嘁,你以为我出尽了全力?”智商堪忧狼。

“随你。”久久之后,秦雨顺说,然后电话就挂了。

卧槽!

“以后,你的晚餐都留着跟我一起吃。”景煊抱臂看着别处说,浅蜜色的脸颊不可察觉地透着一抹红。

“给我。”秦雨阳帮他拿了过去。

这个过程中秦雨阳只觉得天旋地转,反胃恶心。

秦雨阳接收到来自四面八方的关注,继续面无表情地待着,当做自己什么都没有听见。

秦雨阳愣了一下,然后把手机还给苏冉秋:“有人打你的电话。”

哦不,不是大灰狼,是银狼。

“真的是我做的。”秦雨阳:“真的是我。”

或者可以说是他手生,这是个说来话长的故事。

“呼噜呼噜……”

可是雷茜充满担忧,如果少爷有这么聪明的话,就不会做出像今天这样的事情,唉。

秦雨阳:“反之,如果真的是我做的,法院就会给我应有的处罚,而被冤枉入狱的人则无罪释放。”

具体的剧情是什么,第二天醒来就忘了,可是那种愉快的幸福的感觉令人印象深刻。

“……”沈慕川坐上车之后, 终于终止了那种奇怪的感觉, 下一秒,他就浑身无力地伏在方向盘上, 既是来自身体上的承受不住, 亦是来自心理上的承受不住。

火气是什么?能吃吗?

当时为什么不讨厌这只突然出现的毛团,可能是因为这个小家伙身上,有水的气息。

“好的。”拉古下来,向秦雨阳走去。

“没错。”秦雨阳也不瞒着:“我打算跟哥学点经验,过段时间自己创业开公司。”

现在一心全扑他哥身上了,连家都搬过去了,这是撞了什么邪?

景煊之所以想要子嗣,是因为那两位纯血大哥不停地生,似乎在比赛谁生的纯血多。

十点钟开会,秦雨阳老实坐在总裁哥哥身边,多听多看少哔哔。

他小秋哥的手搁在他小雨哥腿上,手指勾着他小雨哥的手指。

以后的很多次孤独难眠的夜里,沈慕川总会苦涩地回忆这一声。

四月的天气,乍暖还寒,没一会儿就冻得秦雨阳受不了。

当警察赶到的时候, 沈慕川就知道,自己被人整了;但是那个人是谁,他入狱后一直查到现在也没有查出来。

“靠……”秦雨阳在睡梦中被苏冉秋的闹钟吵醒,他睁眼一看时间才七点钟,问题是今天周六:“你调闹钟干什么?”

“滚……敢进来老子就杀你全家……”

其中政法系和武斗系十分受人尊敬,能进入这两个院系读书的人才,只要自己不作死的话,百分之九十九可以盖章前途无量。

在睡梦中的秦雨阳,突然感到身体一阵刺痛,有什么东西入侵了自己的四肢,造成洗经伐髓的痛苦。

他被挂断了之后,立刻着急地打电话给老井,凑巧老井就是不接电话:“妈的,快接啊!”

这么说来,自己在监狱最多能待一周左右。

龙族青年再愣,这个问题他没想过,只是千百年来……

手里拿着新寝室的钥匙,上面写着C区007。

床上剩下的两个人则是大眼瞪小眼:秦雨阳再看对方脸上的巴掌印,心想,好惨,怪可怜的。

源海顺着他的视线看到严以梵,脑袋摇得像拨浪鼓:“马林的事我听说了,那么彪悍的新同学我可惹不起。”

秦雨阳手脚麻利地发了一个定位给他,然后等了四十分钟左右,一辆黄.色的跑车开到店门口。

“我给我对象送饭。”秦雨阳瞅着他:“你没对象送饭,杵在这干嘛?还不赶紧去吃?”

“别动了。”男人安抚力量十足的吻到位后,手指熟练地去到。

感觉自己终于结束了梦游症的秦雨阳从床上跳起来,跪着接电话:“……邵飞?”真的是他吗?

第二天下午,秦雨阳果然开走了一辆家里不常用的车。

“我是为了你好。”沈慕川揉揉担惊受怕了一天的心口,让司机开快一点。

“哦。”一大早起来自作多情,苏冉秋捋捋头发,跟在秦雨阳后面出了门。

沈慕川突然接到这样一通戳心窝子的电话,可谓是气得饭也吃不下,工作也做不好。

“秦先生?”老井在电话里说:“您的箱子落在我车上了,真是不好意思,我可能要明天下午才能给您给送过去。或者直接放在公司?”

“要不……就这样滚吧?”秦雨阳感觉自己被蛊惑了,心里痒痒涨涨地,有点管不动下半边身子。

半个小时之后,他从厨房端出来两大碗白米饭,一碟炒鸡蛋。

川……川……什么鬼……

“没事儿吧?”秦雨阳低声问,估摸着后劲儿差不多也过去了,他推开苏冉秋:“起来,我去洗洗。”

这个男人,如果说上午还是能听劝的状态,那么现在就是油盐不进,鬼迷心窍!

很好,打完炮签离婚,既潇洒又现实,完全符合型社会新人类的前卫思想。

“来,上药。”秦雨阳知道他还在怨恨自己,这会儿也没什么不耐烦,反而越发和气,说道:“你恨我是应该的,但是别跟自己过不去,如果我是你的话,我一定毫不客气,把自己付出的东西要回来。”

“好。”秦雨阳点点头,步伐从容地走了过去:“我叫秦雨阳,请问你贵姓?”

“哦,出了点事儿。”秦雨阳说:“今天我来给他代班,你看行吗?”

责编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