w88优德下载在线-人头马官网_天音移动

w88优德下载在线

2017年08月08日 19:01 来源:剧情之家

(以下滚床单这样那样省略三万字,只需要知道很嗨很激烈就行了!)

毛绒控本人心都化了,趁着没人看着,立刻抱起来亲几口,埋肚子。

对方看见他之后,停下脚步,冲他颔首:“进来吧。”

“……”还要还助学金?

不说了,先休息一段。

享受完吃喝玩乐的半天,他们在晚上门禁之前,回到第一大学。

“哦?”秦雨阳惊讶地看着他:“你有办法?”

“嗯,拿来吧。”银狼好像早就知道了一样,伸出手。

“秦雨阳?”沈慕川吓得魂儿不稳,赶紧打电话给自己的人,让过来把人弄上去。

空手套白狼,秦雨阳身上一个镚儿都没有,一上午给他赢了三十几块。

“你们是谁?”他终于注意到了跟随雷茜进来的三位不速之客,一个令人心慌的猜测弥漫心头,但是怎么可能。

想着这些,秦雨阳头痛地抿了一口酒,显得心情很不好。

“秦雨阳,你搞什么?”大佬蹙着眉头,像条吃到半饱的鳄鱼一样看着他。

“排名赛啊……那看来要修炼了才行……”安诺喃喃地说,关上门却继续倒在床上呼呼大睡。

在沈氏待了小半天下来,老井心里是服了,不愧是完美人设,年纪轻轻就能力出众,比他们川哥还妖孽。

“他出差。”秦雨阳自己无所谓。

“只是随口一说而已。”秦雨阳摆正脸色:“你没说自己天生是GAY吧,要是想试试上别人是什么感觉,我其实没意见。”

秦雨阳的笑容凝结在嘴边,整个人有点上头:“……”这大概是他人生中最丢脸的一次:“行。”不就是一腔兄弟情被泼成了冰渣渣。

这边,沈慕川终于回到自己的房间,给秦雨阳打电话:“您好,您拨打的号码已启用来电显示功能……”

“不行,我得下去看看。”秦雨阳想了想,转身说走就下去了。

他现在很开心,仰慕的男人身上标识着自己的味道。

“如果我一辈子出不去呢?”沈慕川又说。

秦雨阳立即放弃了逃课的想法,正想开口劝景煊下节课再去成不成,结果手腕一下子被人扯住。

安诺把别人交给自己照看的小毛团叼回来,放在自己胳肢窝下面压着,这样就不会乱跑了。

严以梵口吻淡淡:“它要是能听懂的话,还用做你的宠物?”然后拎起秦雨阳,去洗爪子。

身后,沈慕川靠着门也没了笑容。

秦雨阳斜着他,一身银灰色的骚气丝绸睡衣,小肩都露出来了。

秦雨阳顿时有一种想摸摸景煊的头,喊一声乖的冲动,可是他忍住了,这种想法是不对的。

“我付钱吧。”苏冉秋比他更急:“你把钱都给我了,从我这出就是了。”男人身上留点钱比较好,更何况秦雨阳还开车呢,油钱好像还挺贵的。

“你的车给了若然,那就开妈的车吧。”秦妈说:“还是你想看看新的?XX的新款怎么样?你要是喜欢,我现在叫人给你开一辆回来。”

“嫌我腻歪了?”苏冉秋哽咽着笑着,比哭还难看。

“就像你妈说的,你是不是遇到什么事了?”秦父别扭地道:“被人欺负了就开口,我们还能让你受委屈不成?”

苏冉秋默默看着他把桶提到旁边,开始脱衣服洗澡,丝毫都没有害臊的意思。

沈慕川:“所以?”

人都说烈女怕缠郎,其实烈男也怕缠郎,今天要不是沈慕川像裹脚布一样缠着,秦雨阳没准儿就脱身了。

“因为……”他深呼吸了一口对方头发上的气息,内心躁动不安:“告诉您之前,我有一个小小的请求。”

确实,被狱警带来的年轻男子,身材高挑硕长,五官深刻英俊,一双和冷硬气质不符的丹凤眼,给他增添了几分风情。

亦或者是吊儿郎当,根本就没有把净身出户当回事。

——没事,我哥找来了,要我回家看看。

“嗯,抱歉。”沈慕川回头说:“你出狱那天我会叫老井来接你……”说一半又卡住,因为秦雨阳的父母肯定会来,根本用不着自己叫人来接。

秦雨阳被惊醒,看到肩膀上沈大佬的脑袋之后,心里略无奈,把人推回去。

“哦。”苏冉秋低着头,在抽屉里寻找之前用过的口罩,然后戴上。

沈慕川用自己的背挡住秦雨阳的身影,手掌遮住对方的脸,有意识地保护隐私,却不舍得结束这个甜蜜的接触。

他一声不吭地躺下了,呆呆看着黑暗中的天花板。

“没有想好。”秦雨阳懒洋洋地说:“工作吧,我那个哥挺严厉的,我夸下海口要超过他。”

秦雨阳眼睁睁看着花豹朝自己张开獠牙锋利的嘴.巴,然后叼着自己后颈的软肉,一跃身上了楼。

秦雨阳点头:“嗯,这我知道。”原型都看过好几次了,甚至还骑过。

他今天一身浅色的休闲打扮,纤瘦的身材站在书架前,犹如一道清新的风景线,惹来不少小姑娘的注目。

自己的儿子就是太过善良, 秦父心想。

现在唯一的想法就是能把鲁鲁找回来。

“……”沉默了片刻,沈慕川才回他:“送到我家。”

因为时间不多的问题,秦雨阳使出自己沉淀了几辈子的技巧,三两下搞定了这头年轻气盛的龙。

严以梵和安诺回到寝室,立刻闻到一股令人脸红心跳的气味,他们都知道708室内正在发生什么。

“什么?”朗曼夫人的儿媳妇惊呼,然后低声吐槽:“这么英俊出色的未婚夫,你竟然不要?”天呐,真是暴殄天物!

“哈哈。”秦雨阳笑。

“各位同学,非常高兴再次和你们见面,我是克雷格,以后将担任你们的理论课老师。”克雷格教授转身在黑板上写下自己的名字。

“同族之间结合有很多好处。”克雷格教授的笑容意味深长。

因为这是原主第一次出来偷吃,以前的人生经历中确实没有。

“嗨。”秦雨阳靠在门框上,没心没肺地和沈慕川say hi:“这么早滚.床.单,你硬得起来吗?”

眼睛望着那碗香喷喷的炒面,他抿了一下嘴,然后拔起筷子,默默地吃起来。

责编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