辉煌国际22137.com-中国网生活消费_四月天言情小说网

辉煌国际22137.com

2017年08月08日 19:01 来源:剧情之家

“红毛!”严以梵朝景煊喊了一声。

“不,不不不,我愿意私了!”金洛被人拖着往门外去,他终于哀嚎着答应赔偿。

“好的。”秦雨阳揉揉酸涩的眼角,起来洗漱吃饭。

“……”秦雨阳绞尽脑汁,完全想不出来能为沈慕川说好话的方面。

秦雨阳没说什么,在被子底下勾着他的手,十指相扣连起来。

老井:“好!我马上就去找目击证人,秦先生,委屈您在这里待几天!”

然后又调查了一下秦渣男那天晚上参加的饭局,情况是否跟他自己说出来的一样。

第二天本市的头条新闻,果然是秦氏换CEO的消息。

真是见鬼……

明明长相很好看气质也不错的青年,却跟他一样粗鲁地直接用手指捻起来吃。

秦雨阳考虑了片刻,说:“那算了,我不赢他。”

“现在好多了。”苏冉秋的脸有点热辣辣。

秦雨阳摆手:“我不要。”

“嗯。”老板竟然心情很好地回答。

苏冉秋内心崩溃:“好了,别念了。”他关上门,按照自己的方式清洗。

半个小时后,高调的红色跑车停在事务所门口。

“那是肯定的。”秦雨阳叹了口气,说:“我明天就去找老师请假,回家一趟。”

于是秦渣男顺水推舟, 假装自己很纠结, 直到现在也没有给父母一个明确的答案。

门被推开,一道令人很有压力的高挑身影出现在眼帘中,这是秦雨阳第一次见到沈慕川身穿常服的样子,比他穿囚服的时候,何止帅了十倍,简直是百倍有余。

没一会儿,苏冉秋叫的人到了,是他以前宿舍的人,经常一起打游戏。

“别客气,楼下那辆车很快就不是我的了。”秦雨阳说道,他刚才已经通过车钥匙找到了渣男秦雨阳的座驾。

那之前算怎么回事,一场梦么?

等等,这个地址他觉得好几把耳熟。

“确实是个万人迷。”景煊坐在椅子上,吊儿郎当地翘着腿,后背靠着后面同学的书桌,把人家弄得不敢怒也不敢言。

“……”朗曼夫人尖锐的表情顷刻间僵硬。

不过他很从容,派头还是跟平时一样,走路有点懒洋洋地,浑身上下散发着闲散公子哥的高级咸鱼味道。

带着试一试的希望,严以梵敲响705的门,虽然708说过,花豹的脾气很坏。

“你不用勉强自己。”这事儿怎么说,反正秦雨阳觉得挺糟践人的,除了花钱买的MB,正常谈恋爱的没这样干的。

“你一会儿回家吗?”苏冉秋看他,解开安全带的手速度略慢。

周围的人果然都在窥探,一道道惹人烦的视线黏糊在自己仰慕的男人身上,这种感觉十分烦躁。

“谁叫你问的?”秦雨顺终于有了点反应。

严以梵总算看到了马匹面前的小团子,一只……身材过胖的迪鲁兽,小型草食系动物,性格温顺。

“嗯?”苏冉秋扭头看着他,猜不到他要说什么。

舔牛奶的毛团爪子一顿,因为顾着看好戏,爪子沾错了隔壁的酱油碟子,妈的,咸死他了。

“什么?”沈慕川狠狠吃了一惊,声音骤变:“他去了警察局自首……”这个傻.逼!

“打一炮,连酒都醒了。”那男人在他背后调侃,声音焉坏焉坏地。

秦妈彻底怒了,直接在监狱里拍桌道:“这能怪谁!都怪你自己犯贱,偏要给被人顶罪,你知道人家心里是怎么想你的吗?人家心里根本没有你好不啦!”

秦雨阳东张西望,心里有些紧张,等他回过神来,就被粗鲁的狱警大叔推进了419号房间,很好,又是419.

“小秋哥。”黄毛满脸兴奋地问:“去不去吃宵夜?”

而且思路很清晰,现在已经在开始着手准备。

如果沈慕川在现场就会知道,秦雨阳压根就没有理会这个问题,他拒绝回答。

尖锐的声音,让人不由自主地想捂着耳朵。

“是的,只要一个也不行。”秦雨阳退到门边,摆出送客的意思。既然知道对方心里是这么想的,那就没有要过多接触,造成比现在更深的纠葛,那对谁都不好。

狼吻在呆愣的小动物嘴边碰了碰,这一瞬间享受的表情,终于打破了那份冰冷。

“没事。”苏冉秋动作生硬地移开视线,心想,就算秦雨阳冷,自己也没钱给他买衣服。

“都这样了还有必要谈?”秦雨阳坐起来,一脸不可置信地直视着季若然,首先他们是政治联姻,没有任何感情,这三年相处得并不好,再者现在活过来的是他秦雨阳本人,可不是其他阿猫阿狗:“你觉得我们还有什么好谈的?”出轨加动粗,难道不是离婚的节奏?

“干嘛这样看着我?”秦雨阳说道,突然感到压力山大。

当天在场的所有人, 沈慕川都叫人查过,每一个都没有嫌疑,而且都有不在场证明。

回到牢房,沈慕川很平静,既没有撕秦雨阳的照片,也没有折腾自己的手脚,他只是眼神阴鸷,充满戾气,浑身上下散发着让人不寒而栗的气息。

秦雨阳认认真真犹豫了十几秒钟,犹豫得老井心都碎了,才点头:“打吧。”

“……”秦雨阳说句公道话,刚刚那位妥妥地是个美人了,可是竟然被景煊嫌弃成那样?

他说的是大实话,就是太理智了点。

那也太牛逼了点,伪造的证据连法官都挑不出毛病。

“……”这狗脾气,魏临目瞪口呆,原来沈慕川喜欢的是这种放浪不羁的款?怪不得自己从来都没有得到过青睐。

他的目标是苏冉秋手里的食物,动作麻利地拆开来一边吃一边往回走,像个饿了很久的留守儿童。

第一次待在这种万人瞩目的戳心位置,秦雨阳也很心碎。

狱友:“……”前室友的配偶?惹不起惹不起。

那也不对,看这丫脸色红润,脸颊上的淤青都好了,半点都不像病号。

苏冉秋想了一下,转身就走,秦雨阳眼疾手快地抓住他:“你不是吧你?”这么现实的吗?

责编: